作者:Rebecca Koening  /  来源:多鲸资本

公司招聘具有一定教育背景的求职者,而求职者自行支付工作前的各项学费是用人企业与求职者长久以来所践行的不成文准则。

但这项准则正在发生转变。当下,如网络安全、软件开发等岗位缺口大,面临着招工难、留工难问题的相关公司不再局限于寻找人才,而是将目光投向「培养式」的学徒制模式(apprenticeship)。为降低人力资源招募、培养的成本与风险,学徒制成为越来越多企业的选择。与向学生收费的大学课程和编程训练营不同,学徒制相反:雇主支付学费和工资,学生免费学习。

技术类学徒制迎来春天

在前资本主义时代,大多数行业中的「职业教育」是以学徒制的形式进行。如英国在中世纪随着行会(同一行业的手工业者或商人为保障本行业的利益而建立的封建性团体)的出现,诞生了学徒制,后发展至今演变成现代学徒制。现代学徒制的主要表现便是产教整合、在企业内进行学习。

「学徒就是雇员。」非营利组织 WorkingNation 的总裁兼就业和培训管理局前助理部长 Jane Oates 评价说,「学徒制不是为了培训某人以便他们找到工作——学徒制是一份工作。」

IBM 职业发展部门总监 Kelli Jordan 则说:「学徒制作为教育的替代方案开始受到一些关注,但美国特色的学徒制肯定与其他国家/地区所看到的不同。」

首先,帮助低收入群体获得更体面的工资,开启崭新的职业生涯正是学徒制项目的关键宣传点,而根据州政府以及美国劳工部制定的标准运作,这些参与项目的职员通常最终会获得证书或大学学分。

其次,美国学徒制的经营方式主要分为两种:自营和代理。

许多行业巨头借助其强大的资金优势、品牌优势,会选择自主经营自己的学徒制项目。例如,科技巨头 IBM 在 2017 年建立了自己的注册学徒计划。参与该项目的学徒需进行 12 – 14 个月的集中培训,培训内容涵盖云开发、软件开发和技术销售等方面。每年 5 月,都有 700 名学徒获得结业证书,而 IBM 也计划持续扩大招收规模。

IBM 的学徒制项目不仅为自身发展提供「新鲜血液」,其推动创立了「技术类学徒培训联盟」(Consumer Technology Association Apprenticeship Coalition),该联盟成员包括沃尔玛、索尼等企业。

自营之外,便是代理制的学徒培训。不少中小型雇主会选择通过供应商雇用、培训学徒。代理制的学徒培训典型公司包括 Woz U(一家由 Apple 联合创始人 Steve Wozniak 创立的公司)和 Multiverse(本部位于英国的学徒制项目供应商,于 2016 年由英国前首相儿子成立)。

其中,Multiverse 尤其值得关注。今年 1 月,该公司筹集了 4400 万美元,而这笔资金被用于拓展美国业务,开展数据分析、软件工程、数字营销和项目管理方面的学徒培训。而 Woz U 的学徒培训还包括入职前的公司外集中训练和长达 12 月的公司内实习。作为代表雇主招聘和培训学徒的公司,与 Multiverse 、Woz U 的经营模式类似的还有科罗拉多州的 Techtonic 公司,这家公司自 2016 年以来专注培训软件开发学徒,并于 2019 年筹集了 600 万美元。

在对 Multiverse 和 Woz U 采访时,相关负责人均拒绝透露其客户详细信息,但在他们对外宣传中都提到了同 Facebook、摩根士丹利、花旗、微软和富国银行等企业的合作伙伴关系。

2009 年至 2019 年期间,美国注册学徒制项目的数量增长了 73%。其中,诸如电工、木匠、水管工等「蓝领」用工培训占据核心,但有关电子科技的培训项目严重不足。

然而,最新的政策或许会助力学徒制向「白领」领域拓展。2 月,美国众议院通过了《2021 年全国学徒制法案》( National Apprenticeship Act of 2021),该法案拟向美国学徒制项目注资数十亿美元;4 月,政府发布一项意见,明确建议雇主采用学徒制,以更好地应对经济动荡。

用人企业与求职者的双赢

过去乃至当下,用人企业仍饱受招工难、雇员能力有限的困扰。如何解决问题,不同企业给出了不同的答案:有的企业选择开展受集团直接管理的学徒项目,如亚马逊技术学院;有的企业选择同高校建立密切合作关系,如星巴克与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合作;有的企业选择同专业学徒制教育供应商合作,直接雇佣具备一定背景的学徒。

既然难招工、难留人才,用人企业不再苦苦寻找人才,而是转而「培养」人才。Woz U 的总裁 Chris Coleman 补充道,雇主的目的绝不在于提供「教育公益」,他们对学徒亦设置了招收门槛,以降低「培养」成本。现代学徒制作为学校与企业共同育人的一种职业教育制度,不仅关注到了学生的职业技能培养,也可对学生的职业精神进行培养,使职业技能与职业精神达到高度融合。所以,学徒制成了用人企业的好帮手,可帮助他们更好地管理员工,不仅做到一个萝卜一个坑,更能实现职工同岗位的高度契合。

那些有潜力却没有学历、经验的人便是备受企业、项目供应商所青睐的人群,这群背景多元的人为学徒项目的发展注入源源不断的动力,而学徒项目则拓展了这群人的职业道路。

对于求职者来说,参与学徒制项目最大的吸引力是薪水。从 Woz U 项目结业的学徒的起薪大约为 35,000 美元(美国工人年收入的中位数)到 50,000 美元,表现优异还可获得加薪。再加用人企业的其他福利,学徒制项目亦备受求职者的青睐。

学徒制,免费午餐的陷阱

作为当前国际公认的职业院校主导教育教学模式之一,学徒制早已成为欧洲各行各业人力资源发展的基石,尤其在德国等制造业强国得到了普遍推广。数据显示,在德国,500 人以上的大企业参与学徒制的比例高达 91%;在英国,英国政府明确提出要让学徒制成为培养技能技术人才的主流选择。根据相关报告,28 个欧盟成员国中,在中等教育层面开展了严格意义的现代学徒制的国家有 27 个,有 26 个国家在高等教育层面开展了广泛意义的现代学徒制。各国也都探索出了各具特色的现代学徒制,形成了较为完善的法律制度和经费保障体系。

但在美国,学徒制似乎与蓝领总是牢牢捆绑在一起。且许多人仍对学徒制这种「边赚边学」的模式表示不信任。「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学徒制究竟对企业有什么好处,能让他们愿意为我们支付学费?」这个问题是无数求职者在参与学徒制项目前的一大困惑。

用人企业需要人才,学徒制项目供应商需要学徒,可目标受众不敢来、不愿来,怎么办?

一是通过社交媒体进行宣传,二是同社区合作推广。例如,Multiverse 正在通过 Instagram 和其他社交媒体网络进行推广,提升知名度。非营利组织 Generation USA 则在美国十多个城市路演以招募人们(尤其是低收入者)参加「有钱可赚」的职业培训和辅导项目。

Generation USA 的职员表示,我们的目标受众并不认可学徒制项目是一份全职工作,他们并不清楚学徒制的真正含义。让人们知道学徒制不仅免费,还是有回报的,正是我们必须要为学徒制揭开的第一层面纱。

目标受众的不信任正是横亘在学徒制推广道路上的一大阻碍,让更多人了解学徒制之于他们职业生涯的重要性,打破人们对传统「毕业-工作」路径的认知将是相关从业者需要解决的问题和追求的目标。

从一隅之地走向更广阔的世界,从过去走向未来,学徒制其实已发展成为企业与学校之间实现人才供需均衡的一项机制。千里马与伯乐互相成就,而理想状态下的学徒制便是促成两者相互成就的契机。

现代学徒制的本土化之路

再回看中国。我国早在封建社会鼎盛时期的唐朝,官营手工业中便出现了系统且发达的学徒培训制度。史料记载称,「细镂之工,教以四年;车路乐器之工三年;平漫刀槊之工二年,矢镞珠溪柳之工半焉。冠冕弁帻之工九月。教作者传家技, 四季以令丞试之,岁终以监试之,皆物勒工名。」这段记载大致说明了唐代不同职业学徒的考核年限及背后严格的考核制度。

而放眼当下,2015 年起,教育部根据《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借鉴西方学徒制经验,分两批布局了 364 个现代学徒制试点,覆盖 600 多个专业点、5 万余名学生(学徒)。试点工作按照牵头单位性质分为地市级政府牵头、行业牵头、企业牵头、职业院校牵头四种类型。已布局的试点中,政府牵头的 19 个,重点探索地方实施现代学徒制的支持政策和保障措施;行业牵头的 14 个,侧重开发规范和保证现代学徒制实施的各类标准;企业牵头的 13 个,重点探索企业参与现代学徒制的有效途径、运作方式和激励机制;院校牵头的 318 个,重点探索现代学徒制的人才培养模式和管理制度。不久前,2021 年 9 月 30 日,教育部更发布《关于公布现代学徒制第三批试点验收结果的通知》,又新增 178 家通过验收的试点单位。

作为在我国职业教育领域推行的一项重要试验,现代学徒制是以校企双重主体育人为根本,以「学生」、「学徒」双重身份为保证,以岗位成才为路径的工学结合人才培养形式。其试行目的,便是切实提高学生培养的针对性和适用性,解决学校教育与企业用人「两张皮」的问题。但在现代学徒制试点过程中,「校热企冷」的现象一直存在。

俗语称,「三千六百行,行行出状元。」如美容、美发、美体等现代服务业很好地满足了人们新生活方式的需求,且这种行业多采用「学徒制」模式,企业给学徒免费进行培训,学徒学习和就业往往在同一体系内完成。但这种服务业「学徒制」的职业教育,很难诞生赚取规模化利润的公司。

对尚未赚取规模化利润的公司而言,当下参与学徒制试点,一方面,无实惠政策可以享受;另一方面,要为学徒安排实习岗位,提供实习辅导,支付实习薪酬,直接增加成本。并且耗费人力、物力、财力培养出来的学徒,仍有流失的风险。因而试点企业在校企协同育人方面表现被动,参与专业课程体系建设、专业教学内容改革与教材开发的积极性都不高。

不可否认,从工学结合改革到订单联合培养再到现代学徒制,中国职业教育在校企合作方面的探索从未停歇,为产业转型升级提供了重要人才支撑。但中国现代学徒制的本土化之路,仍然漫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