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笃行侠lawyer / 来源:笃行侠lawyer微信公众号

引言

国务院于2014年10月2日,发布《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国发〔2014〕46号)提出了创新体制机制的主要任务。倡导推进职业体育改革,拓宽职业体育发展渠道,鼓励具备条件的运动项目走职业化道路,支持教练员、运动员职业化发展。完善职业体育的政策制度体系,扩大职业体育社会参与,鼓励发展职业联盟,逐步提高职业体育的成熟度和规范化水平。完善职业体育俱乐部的法人治理结构,加快现代企业制度建设。

然而近些年来,职业体育领域的“讨薪门”、“工伤门”、“转会门”、退役争议、商业代言争议频发 ,随着职业体育商业化的进一步发展,可以预见相关纠纷仍将持续增多。那么职业运动员和体育俱乐部是否属于劳动关系,职业运动员是否与普通劳动者一样适用劳动法调整? 职业运动员在这一法律关系中如遇伤病、退役等问题时基本权利如何保障?职业体育俱乐部在运动员培养方面进行了高额的投资,如遇运动员不服从比赛安排、转会、商业代言的风险又如何规避?本文将从体育行业特殊性、法律主体的特殊性,结合劳动法律关系的特征进行分析,尝试给出合理合法的意见与建议。
图片

一. 体制转变

举国体制是在我国竞技体育发展实践中形成的竞技体育领域的基本制度,竞技体育举国体制的特点是国家实施以政府管理为主导,以行政手段管理体育事务、以计划手段配置资源,形成包括以体育行政部门为中心的管理体制、专业运动队为中心的训练体制、全运会为中心的竞赛体制这样一个三位一体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与举国体制相对应的是市场体制,选拔和培养运动员的经费及其它费用由市场行为来筹集,以职业体育商业化为特征,同时职业体育俱乐部对运动员的比赛安排一般仍需满足国家赛事的征调。具备条件的运动项目走职业化道路的职业体育商业化市场体制与在国际竞技体育运动上以国家利益为最高目标的举国体制将长期共存,这引发了运动员法律主体身份的争议。随着体育行政主管部门(国家行政机关)及其下属单位(事业单位)、体育协会(社会团体法人)、职业体育俱乐部/公司(社会团体法人/企业法人)等的不同主体性质,运动员与其所属单位之间的法律关系就有了“公务员聘用关系”、“事业单位的人事聘用关系”、“劳动关系”、“雇佣关系”等不同观点。

二. 法律关系及主要权利义务的特殊性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规范的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企业、个体经济组织(以下统称用人单位)和与之形成劳动关系的劳动者。国家机关、事业组织、社会团体和与之建立劳动合同关系的劳动者,依照该法执行。同时,第十五条规定,“禁止用人单位招用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文艺、体育和特种工艺单位招用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必须遵守国家有关规定,并保障其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劳动关系本质是经济关系,劳动关系的认定中以劳动者对用人单位的从属性为根本。包括人格从属性、经济从属性两个方面。人格从属性是说,用人单位决定了劳动者劳动给付的时间、地点、给付量。表现在劳动者要受用人单位的管理和考评,需要遵守其规章约束,并依据不同的情形接受奖惩。经济从属性指劳动者的对用人单位有经济收入的依赖。从法律关系角度看,无论各体育单位主体的性质有何差异,运动员均能与之形成符合上述基本特征的劳动关系。

但是运动员这一职业又体现出如下权利义务特征,与现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不能配适:

1、运动员的工作时间

普通劳动者大多以标准计算工时工作制、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不定时工作制计算工作时间。但是职业体育运动员主要的工作内容为训练和比赛,以参赛安排、比赛周期、赛季期限等安排工作时间,集训期不会像普通劳动者安排一般的休息休假制度。训练时间与运动员自身的身体状态、运动状态情况密切相关,呈现出定制化、差异化的特征。

2、运动员的强资产属性

职业体育俱乐部通常会对运动员个人建立完整的训练体系,对其进行长期的、高额的投资,因此,职业体育俱乐部对运动员的培训、管理与用人单位对普通劳动者职业技能培训与岗位职能管理的区别较大。知名的体育职业运动员待遇较高,且会有大额的以商业代言和广告收入为主的收入来源。所以职业体育俱乐部会非常关注以运动员个人肖像权而衍生的商业广告代言、宣传活动、转会、赞助等商事法律条款,以维护职业体育俱乐部对运动员个人的“资产投资价值”。“受让方” 职业体育俱乐部也会非常关注知名职业体育运动员的既往伤病情况,关注支付巨额转会费前提下的竞技效果。这部分以人身权利表现出的强资产属性特征,很难直接通过劳动法律关系直接调整,而更符合商事交易的合同法律关系。

3、运动员的履约期限

由于运动员人身权利表现出的强资产属性特征,职业运动员也有权在职业体育商业化的背景下追求自身的商业价值最大化。根据中国足协对国内转会的规定,转会可分为临时转会和永久转会,临时转会期限一般为3个月至1年,永久转会应签订两年以上合同。梁慧星在《中国是否需要体育产业法》中谈到“为什么呢?这是因为雇佣合同是劳动合同。它是劳动者把自己的人身自由交给了雇佣人,如果允许签订长期的甚至无期限的劳动合同,等于一个人人身自由就丧失了,因此,各国限制雇佣合同的期限。我想,我国应该有专门的法律规定体育雇佣合同的期限。在这类合同中,典型的就是转会费问题。”。巴西《贝利法案》就规定职业体育运动员劳动合同的最长期限为 5 年。所以,与普通劳动者侧重于保护劳动关系稳定的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不同,如果允许签订长期的甚至无期限的劳动合同,其实是限制了运动员的基本权利。

另一方面,运动员职业生涯一般较短,会在35岁左右面临退役的问题,这也与普通劳动者的履约期限(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区别较大,且因人而异,难以统一衡量。绝大多数未直接发挥商业价值的普通运动员,退役后应当有基本的权利保障,这些基本权利包括了健康权、受教育权、劳动就业权等。与一般劳动者与用人单位解除合同关系不同,运动员的工作特殊性导致的文化教育水平、伤病治疗、再就业等问题需要职业体育俱乐部进行关注,否则也容易产生争议并受到负面评价。

4、合同解除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对于劳动关系的解除是以劳动者提前三十日通知用人单位解除和用人单位解除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为主的两种方式,均倾向性的以保护劳动者权益为特点,但是体育行业的特殊性导致解除合同的后果与此相反。通常运动员自青少年甚至幼年(体操运动员)阶段开始接受培训和教育,职业运动员转会新签约的俱乐部需支付高昂的转会费。例如《国际足联运动员身份及转会规则》就规定了青训运动员赔偿机制,要求18周岁以下的运动员,原则上不能进行国际转会,在运动员首次注册为职业运动员时或职业运动员在23周岁生日赛季结束前,隶属于不同会员协会的俱乐部之间每一次进行转会时 (无论合同是否到期),对运动员21周岁之前培训过他的俱乐部或其他培训单位给予培训补偿。如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赋予运动员任意行使解除权,将严重威胁职业体育的竞争秩序。

5、争议解决

职业体育存在自治的诉求,《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第三十三条规定,“在竞技体育活动中发生纠纷,由体育仲裁机构负责调解、仲裁”。虽然学界认为对“竞技体育活动中”这一条件应当作出限缩解释,但是《中国足球协会章程》规定球员和俱乐部之间的劳动争议只能向足协的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诉。《国际足联章程》同样也明确规定禁止将足球行业纠纷诉诸司法途径解决。从我国司法实践来看,运动员与职业俱乐部之间的争议是否由人民法院受理呈现出不同的观点(详见下表)。

案件编号 仲裁机构/法院 裁判观点
(2021)郭01民终2429号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经湖北省人事厅下文招咬到湖北省体育 局直属事业单位工作的运动员,故双方构成人事关系
(2014)乌中民五终字第1265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 不存在人事关系,亦不存在劳动关系。
(2017)苏01民终7452号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双方没有建立劳动关系的合意,应认定 双方之间属于劳务合同关系。
(2016)辽01民终10773号 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职业足球球员与俱乐部之间劳动争议纠 紛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案件受案范囹, 而由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处理。
(2017)貝10民终1016号 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 劳动关系

三. 意见与建议

在体育产业法尚未建立时,以现行有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为基础,确认运动员与各类性质不同的用人单位之间的劳动关系,并对劳动合同、商业事务及代理合同进行完善和补充,以期达到维护运动员基本权利、保障职业体育俱乐部利益和职业体育联盟发展的目标。意见与建议归纳整理如下:

1、建立劳动关系。从职业运动员自身的特点和体育运动的高风险性出发,在现有机制上以劳动法、劳动合同法以及社会保障法律体系为基础,进一步完善运动员的工伤保险赔偿、伤残互助保险赔偿、商业保险赔偿等保障机制,切实保障运动员基本权益。同时,依据法定的劳动关系体现职业运动员对用人单位管理制度的遵从,遵守日常管理制度,服从训练、比赛及商务活动的安排。

2、尊重运动员的强资产属性,选择合理的合同期限。根据不同的体育运动类型选择“1-5年”的履约期限,从根本上改善运动员基本权利。

3、依据劳动合同法律关系中约定专项培训服务期的原则,进一步完善和统一关于职业运动员单方解除合同赔偿机制的约定。赔偿机制可以参考中国足协公布的《关于调整青少年球员转会与培训补偿标准管理制度的实施意见》根据不同体育运动类型进行拟定。

4、接受转会运动员的用人单位应当进一步严格落实运动员入职前的全面体检工作,以保障职业体育俱乐部/公司支付巨额转会费前提下的竞技效果和运动员商业价值。因为运动员的伤病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如果在聘用时未作身体检査,容易引发隐瞒伤情与解除合同纠纷。

5、体育总局等部门《关于进一步加强运动员文化教育和运动员保障工作指导意见的通知》中规定,运动员退役时,按规定领取退役费或自主择业经济补偿金。职业体育俱乐部/公司也应在这一过程中进行引导,如运动员达到退役标准解除合同可根据履约年限给予相应数额的经济补偿,并积极与提高全民健身质量的各类学校、辅导班、健身俱乐部建立合作关系,扶持退役运动员接受教育及再就业。

6、争议解决方面,由于职业体育存在自治的诉求且既往案例呈现出法院受理案件后多样化的法律关系认定结果,所以综合建议顺应目前体育法治环境,书面明确约定体育组织内部解决为主的争议解决方式。同时也期待在全国首家西安市仲裁委员会的体育商事仲裁院设立后,能够进一步创新与完善体育纠纷解决机制,发挥仲裁制度的独特优势,公正高效的解决该类争议事项。

结语

职业运动员是体育事业发展的重要主体,对推动我国体育事业的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从劳动关系特征上看,职业运动员和职业体育俱乐部的关系归属于劳动关系更为合理合法。但同时仍应当客观认可体育行业的特征,不生搬硬套劳动关系的一般规范,首先在合同文本设置上作出调整。继而,期待从有利于体育产业发展的角度出发,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的修改或制定专门的职业体育领域劳动规范,完善制度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