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人单位如何要求劳动者承担赔偿责任?(终于明白了)

企业在生产经营过程中可能会遭遇各种风险,包括劳动者在工作中对企业财产、自身及他人人身财产可能造成损害所产生的风险。企业作为用人单位对劳动者负有管理职责,在对劳动者的选用、专业技术培训、工作岗位安排及业务考核等管理工作中,均处于主导地位,其中...
自动草稿

解析劳动关系双方“禁区”:职场明规则“你值得遵守”

职场明规则“你值得遵守” ——真实案例解析劳动关系双方“禁区” 本版漫画 李法明   新闻背景   4月27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公布了北京各级法院近年来审理的一些劳动争议类典型案例,其中有用人单位强迫劳动者清零工龄、随意制...

工伤认定中的“潜规则”

文 / 丁钰 “潜规则”1:工伤保险责任是无过错责任 我国现行《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十五、十六条对工伤认定作出了明确规范,无论是“三工”(工作原因、工作时间、工作地点)纯正工伤以及“视同工伤”的情形,均吻合了社会保险责任的一般原...
自动草稿

内退、退职、病退弄不明白?一篇文章帮你梳理清楚退休政策

经常听到有人说,邻居家的某某某,人家是离休的,退休工资高着呢;单位里的某某某,办了个病退,不到60岁就退休了;还有人说是65岁才退休,可国家不是规定男满60周岁就要退休吗?……退休居然还有这么多种说法?为什么有人60岁了还在工作岗位上奋...

最高法民一庭:用人单位应当支付经济补偿金和赔偿金的情形归纳

《劳动合同法》规定的经济补偿金与赔偿金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二者的性质和适用情形均有所不同。本期摘编了最高法民一庭对于用人单位应当支付经济补偿金和应当支付赔偿金的情形,所作出的统一归纳与梳理,便于法律人在司法实践中理解与掌握。 一、经济补...

员工关系真的可以等同于劳动关系吗?

文 / 屠钻 有很多关于员工关系的培训讲座,笔者大致浏览了主题和大纲,发现大多是讲解劳动法相关内容的,比如:如何在《劳动合同法》的规定下开展人事工作,避免劳动纠纷的产生,维护企业的利益。这些培训大多是以假设“员工会对企业制造麻烦、造成损失...
自动草稿

社会保险领域严重失信将被限制坐飞机和火车!

近日,国家发改委、中央文明办、最高法、人社部、民航局、铁路总公司等多部门联合发布相关意见,在一定期限内适当限制特定严重失信人乘坐民用航空器、火车,推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相关规定自2018年5月1日起实施。 首先来看看哪些人会受到限制 ...

失业保险金怎么领?领多少?还有哪些待遇?

我国《失业保险条例》第1条规定,“为了保障失业人员失业期间的基本生活,促进其再就业……。”可见,国家建立失业保险制度,主要目的是为了保障失业人员在失业期间的基本生活需要,促进失业人员再就业,是对失业人员失去工资收入期间的一种临时补偿。只要符...

最高院观点:补助、补贴等是否计入工资总额?

问:在审理劳动争议案件时,经常需要面临的问题就是确定劳动者的工资总额。在计算劳动者工资总额时,由于目前各用人单位发放的工资项目繁杂,当事人之间对一些补助、补贴是否应当计入工资总额往往容易产生争议。这些补助、补贴究竟是否应当计入劳动者的工资总...

读懂重大责任事故罪与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

重大责任事故罪与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存在众多类似之处,在实务中往往难以区分,本文将从多个角度切入,教你读懂这两大罪名之间的联系与区别。 关于二罪之比较 异同点 重大责任事故罪 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 不  ...

随机阅读

热门文章

解雇“三期”女职工要赔“三期”待遇损失吗?

文/张约文,北京炜衡(杭州)律师事务所 《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二条、第四十五条规定,“女职工在孕期、产期、哺乳期的,用人单位不得依照本法第四十条 、第四十一条的规定解除劳动合同”、“劳动合同应当续延至相应的情形消失时终止”。但是,实践中仍有...

范围:公司股票期权激励争议处理研究

公司股票期权激励争议处理研究 【内容摘要】  近年公司股票期权激励引发的争议案件不断增多,然而,由于我国现行法律规范尚不完善,且仅适用于上市公司,由此导致争议处理程序选择和实体裁判的困境。目前较为主流的观点认为,股票期权激励为劳动报酬,其...

亚马逊管理手段引发抗议

文 / 宗禾 当人类对AI(人工智能)创造美好生活存有想象与向往时,AI有可能背离将人类从机械式工作中解放的初衷,加重劳工阶层的“悲惨命运”。如今,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全球电商巨头亚马逊公司员工的头上。在AI高科技的监督下,亚马逊的员工莫说...
自动草稿

加班、失业与打零工:互联网如何改变了我们的劳动?

摘要: 是时候意识到个人努力的局限与边界,反思当下经济运行机制的弊端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撰文 | 林子人    编辑 | 黄月 整个4月,中国乃至全球职场都在热议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过长工作时间,中国互联网巨头的种种...

工人日报:被欠薪后,他们拿回工资了吗?

在深圳,一些外来务工人员曾遇讨薪难题,而收集证据、证明劳动关系仍是维权难点 【年终岁末看清欠·追问②】被欠薪后,他们拿回工资了吗?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刘友婷 1月9日下午5点半,深圳龙岗区一家服装厂,郑凌从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