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人单位如何要求劳动者承担赔偿责任?(终于明白了)

企业在生产经营过程中可能会遭遇各种风险,包括劳动者在工作中对企业财产、自身及他人人身财产可能造成损害所产生的风险。企业作为用人单位对劳动者负有管理职责,在对劳动者的选用、专业技术培训、工作岗位安排及业务考核等管理工作中,均处于主导地位,其中...

不敢一步改成公司制?先来试试“一体化律所”

作者 / 李豪 北京市京师(西安)律师事务所 公司制或提成制,多年来一直是律所纠结的一个问题。 提成制的弊端大家都能看到:人员各行其是,缺乏凝聚力;提成比例过高,律所本身缺乏积累;案源由律师自行控制,律所无法形成统一的案源管理和合理...

新形势下针对企业将派遣用工方式转为劳务外包业务模式的若干建议

文 / 范海云 案例回顾:假外包、真派遣,两家企业对劳动者需负连带法律责任 郑某与苏州某人力资源服务公司、苏州某光电有限公司的劳动合同纠纷案件中,郑某被人力资源公司安排到光电公司上班,上班期间郑某突发疾病住院花去医疗费近15万元。因...
自动草稿

GDPR下的员工个人数据保护问题

文 / 冯坚坚 张波 蒋昕妍,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 随着GDPR的生效实施,中国企业不仅需要关切由此带来的对于欧盟境内消费者个人数据收集、处理的影响,对于在欧盟境内设立机构雇佣员工的个人数据处理也必须符合GDPR的相关合规要求。本文试图...

港澳台人员在内地就业、外国人在华就业的法律合规问题

文 / 周虎 苏文,安杰律师事务所 近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等事项的决定》(国发【2018】28号),其中有三个事项与企业的法律合规部、人力资源部、行政管理部密切相关,现将有关法律合规问题做了汇总,供工作中参考。 一、...
自动草稿

外国人来华工作若干问题解析

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的深入推进,尤其得益于“一带一路”的倡导,越来越多的外国人进入我国境内寻求就业机会。自2017年4月1日起,全国统一实施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制度。以此为背景,威科先行人力资源信息库特邀北京观韬中茂(上海)律师事务所张勃律...

浅析女职工计划外生育的待遇与劳动关系处理

【内容提要】在中国特色的计划生育基本国策下,如何正确处理女职工计划外生育的待遇及劳动关系,是企业人力资源管理较为棘手的问题。在司法实践中,由于国家层面立法的冲突或不明确,而各地的地方性法规又不尽相同,直接导致了各地裁判标准各异。本文就女职工...

谁来为职业病买单?

文 / 姜俊禄 王世玉   内容摘要:陈阳是个20来岁的东北小伙子,因为身体素质好,经老乡介绍, 2008年2月进入山西星星煤矿从事井下运煤工作,这一干就是五年。 关键词:职业病;天成;买单;职业;健康检查 陈阳是个20来岁的...

职业卫生管理,企业你用尽“洪荒之力”了吗?

作者:罗艾(合伙人)谢敏茹(律师助理)郭娴(法务助理) 劳动者在职业活动中,因接触粉尘、放射性物质和其他有毒、有害因素而引起的疾病为职业病。用人单位是职业病防治的责任主体,并对本单位产生的职业病危害承担责任,但是实践中企业对待职业病隐患却...

股权激励——连锁门店激励新模式

文 / 郑波 2014年被喻为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一年,高速发展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我国连锁企业也迎来了新常态下的机遇与挑战。连锁企业在经历了经济高速发展期之后,新环境的竞争压力、激励机制的缺失与人才的流失使得连锁企业的经营普遍愈加艰...

随机阅读

热门文章

解雇“三期”女职工要赔“三期”待遇损失吗?

文/张约文,北京炜衡(杭州)律师事务所 《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二条、第四十五条规定,“女职工在孕期、产期、哺乳期的,用人单位不得依照本法第四十条 、第四十一条的规定解除劳动合同”、“劳动合同应当续延至相应的情形消失时终止”。但是,实践中仍有...

范围:公司股票期权激励争议处理研究

公司股票期权激励争议处理研究 【内容摘要】  近年公司股票期权激励引发的争议案件不断增多,然而,由于我国现行法律规范尚不完善,且仅适用于上市公司,由此导致争议处理程序选择和实体裁判的困境。目前较为主流的观点认为,股票期权激励为劳动报酬,其...

亚马逊管理手段引发抗议

文 / 宗禾 当人类对AI(人工智能)创造美好生活存有想象与向往时,AI有可能背离将人类从机械式工作中解放的初衷,加重劳工阶层的“悲惨命运”。如今,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全球电商巨头亚马逊公司员工的头上。在AI高科技的监督下,亚马逊的员工莫说...
自动草稿

加班、失业与打零工:互联网如何改变了我们的劳动?

摘要: 是时候意识到个人努力的局限与边界,反思当下经济运行机制的弊端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撰文 | 林子人    编辑 | 黄月 整个4月,中国乃至全球职场都在热议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过长工作时间,中国互联网巨头的种种...

工人日报:被欠薪后,他们拿回工资了吗?

在深圳,一些外来务工人员曾遇讨薪难题,而收集证据、证明劳动关系仍是维权难点 【年终岁末看清欠·追问②】被欠薪后,他们拿回工资了吗?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刘友婷 1月9日下午5点半,深圳龙岗区一家服装厂,郑凌从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