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国是直通车(来源:上观新闻

(原标题:江苏扬州员工拒加班被判赔公司1.8万,专家质疑判决:荒唐)

“五一”假期,不少人仍然在工作岗位上,有些则是“被迫加班”。此时,一条新闻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媒体报道,江苏扬州两员工因拒绝加班,造成公司损失12万,被判赔偿公司1.8万。法官介绍,根据《劳动法》规定,如果企业遇到紧急生产任务要求劳动者加班时,需服从。

此事迅速引发热议。

自动草稿

荒唐判决:江苏扬州员工拒加班被判赔公司1.8万!

法院如此裁判有何依据?

据负责审理此案的扬州市邗江法院高新区人民法庭庭长瞿森斌介绍,两位员工之所以拒绝加班,是因为两人劳动合同即将到期,为了逼着公司续签劳动合同,明知公司的这批货要有他们检验后方能出厂。在公司要求加班完成出厂检验任务的情况下,拒绝加班。

最终,因为两人的“任性”,导致公司违约,不得不向客户支付了12万元的违约金。公司遂将两人告上法庭,要求他们承担这笔损失。

瞿森斌表示,根据《劳动法》相关规定,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具有双向选择权,劳动者虽然有拒绝加班的权利,但如果企业遇到紧急生产任务,要求劳动者加班时,劳动者必须服从。

“企业可以安排劳动者调休的方式要求劳动者进行加班,这种情况下,劳动者是不可以拒绝加班的。两名员工明知任务紧急,却故意拒绝加班,对企业产生的损失应当承担相应责任”,瞿森斌说,法院根据他们的经济收入的能力,以及造成损失的状况,酌情赔偿企业违约损失的15%,也就是18000元。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顾晓明认为,正常情况下公司是没有权力强制员工加班。但如果遇见特殊紧急事件,企业要求员工加班,员工确实需要做出配合,防止损失产生,否则在企业能够举证的情况下,员工有可能承担部分损失赔偿责任的。

法院判决合理吗?

但针对此事,不少法律专家还有别的看法。更有法学专家直言:荒唐!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关于加班的规定明确,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得超过一小时;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三小时,但是每月不得超过三十六小时。

“法院的判决值得商榷。”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劳动法专家王天玉向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表示,依据《劳动法》加班需要有个必要条件,“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在这种情况下,员工不想加班,等同于协商不成,企业没有强迫劳动者必须加班的权利。

当地法院的裁判带有“机械适用法律规定”的影子,北京盈科(西安)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张莹亦向国是直通车表示,《劳动法》虽然规定在紧急情况下可以要求员工加班,但设置的前提是事先要协商一致,如果协商破裂,劳动者没有加班的义务。

加班不是劳动合同的义务。即便之前双方在劳动合同中约定了应无条件服从单位加班要求,按《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该约定也因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无效。《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一条明确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严格执行劳动定额标准,不得强迫或者变相强迫劳动者加班。

多位接受国是直通车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判决劳动者赔偿,亦没有法律依据。

从企业角度讲,王天玉认为,这里需要厘清劳动关系与合伙关系的区别。与合伙关系不同,劳动从属关系在于劳动者不承担企业的经营风险,企业有组织人力的权利,同时也要负担组织人力的风险。企业有这种组织人力的权利,由此形成的经营风险,无论是获益与否,这是企业需要自担的。

张莹表示,如果仅仅是因为两名员工拒绝加班,就导致企业损失,现在应该考虑企业是不是也存在问题。企业在人力资源规划时,没有合理考虑过自己接受订单的规模与其人力资源配比能否匹配。如果因为人力资源配置达不到自身产能,企业更没有理由要求劳动者赔偿。

换句话说,该案中两位员工有拒绝加班的权利,而企业完全可以再组织其他人力进行紧急生产任务。由此造成的损失,不应有劳动者承担。“劳动者依法拒绝加班,却要承担企业损失,这种判决是荒唐的”,王天玉说,生产经营风险应由企业承担。劳动者有过错,才承担相应责任,没有过错不违法,不应该承担责任。

“如果企业完成这个订单获益了,企业可否从利润中分出25%给两位加班员工?”王天玉反问道,如果劳动者在工作时间内,在正常合同约定的法定工作时间内拒绝工作,可以以严重违反规章制度对他进行罚款或者来解雇,但超过工作时间,劳动者可以拒绝加班,损失也不应算到劳动者头上。

即使协商后,员工同意加班,顾晓明认为,工作日安排劳动者延长工作时间的,要支付不低于工资150%的工资报酬;周六日加班又不能安排补休的,支付不低于工资200%的工资报酬,如果能安排补休则不用支付双倍工资;如果是法定节假日,比如“春节”“五一”“十一”“中秋”等安排劳动者工作的,无论是否调休都必须支付不低于工资的300%的工资报酬。

王天玉认为,现在加班成为职场常态,企业把他作为常态,但法官不应认为是天经地义。《劳动法》关于加班的“特殊原因”,不应被断章取义的滥用。要符合程序性规定,明确需要“双方协商”才能加班,《劳动法》没有强制劳动者有延长工作时间。应该全面地理解法律条文,而不是“抠字眼”。

专家:可申诉再审

多位法学专家认为,法院的这一判决确实存在问题。但据国是直通车了解,该判决为二审判决。两位员工是否还有渠道申诉?王天玉表示,当事人还可以申请再审或者由检察院抗诉。

《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八条:各级人民法院院长对本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发现确有错误,认为需要再审的,应当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

最高人民法院对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上级人民法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发现确有错误的,有权提审或者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

“当事人对二审结果不满意的,可以申请再审,再审的程序在法律上叫审判监督程序”,张莹说。

 


 

扬州群发换热器有限公司与常学红、石纪美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苏10民终174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 扬州群发换热器有限公司,住所地在江苏省扬州市邗江经济开发区牧羊路21号。

法定代表人:庄少楼,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孟凡球,北京市隆安(扬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 常学红,女,1970年8月19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扬州市广陵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石纪美,女,1966年11月2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扬州市广陵区。

两被上诉人之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李静,江苏征远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扬州群发换热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群发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常学红、石纪美劳动争议一案,不服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区人民法院(2017)苏1003民初875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群发公司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区人民法院(2017)苏1003民初8759号民事判决,改判被上诉人连带赔偿上诉人经济损失12万元。2.被上诉人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一、一审法院认为“迟延交货导致的损失属于企业经营风险,应由原告承担相应责任”属于认定错误。根据一审庭审情况以及证人出庭作证时的陈述,上诉人的产品只剩部分没有检测完成,如果被上诉人能够配合上诉人完成本职工作,案涉产品必然能够按期出货,不会出现延期交货的情形,更不可能被客户优萌公司扣取12万元的违约金。因此上诉人的损失12万元是由于被上诉人的故意(重大过失)造成的,与上诉人的经营风险无关。二、被上诉人在明知交货期临近,不完成检验将给公司造成损失的情况下,仍在未经任何人同意的情况下擅自离岗,主观损害公司利益的意图十分明显且恶劣,过错程度重大,因此可以对其处以惩罚性违约责任,而不应减轻其应当承担的法律赔偿责任。三、一审法院酌定被上诉人承担15%的赔偿责任明显过低,应予改判。被上诉人主观上过错明显且重大,应当承担与其过错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其次,被上诉人在上诉人处工作多年,上诉人给其薪酬待遇远高于普通工人,其承担的责任也应高于普通工人的标准。最后,上诉人损失巨大,15%的赔偿责任完全不能弥补上诉人损失,也不足以给予同类违法行为以警示。

常学红、石纪美辩称:一、一审法院认定“迟延交货导致的损失属于企业经营风险”事实认定正确。假设上诉人确有损失,也是因上诉人自身过错,生产计划安排不当造成的,应当由上诉人自行承担损失。1.2016年5月14日是星期六,生产经营者应当根据生产任务、生产需求合理安排员工工作计划。2.仲裁裁决书确认双方如有加班会填写书面加班申请表。3.2016年5月14日是星期六,下午被上诉人是正常休息上诉人至今未能举证证明被上诉人拒绝加班的证据。二、被上诉人自身无过错,无需承担连带赔偿责任。(2017)苏10民终1256、1257号民事判决书认定:群发公司在未与劳动者协商下要求常学红、石纪美加班,不属于合理调遣,无违法责任承担的前提。三、一审法院未对深圳优萌公司依职权取证,12万元违约金的构成以及合同往来金额流水等等。

群发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常学红、石纪美连带赔偿群发公司经济损失12万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常学红、石纪美系群发公司单位检验科工作人员。2014年5月20日,群发公司与石纪美签订《全日制劳动合同书》一份,约定劳动合同期限自2014年5月21日起至2016年5月20日止。2015年6月1日,群发公司与常学红签订《全日制劳动合同书》一份,约定劳动合同期限自2015年6月1日起至2016年5月31日止。两份劳动合同均约定,群发公司因工作需要必须安排劳动者加班加点的,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同意,依法安排劳动者补休或依法支付加班加点工资。上述劳动合同同时约定,当事人一方故意或者过失违反劳动合同,致使劳动合同不能履行或者不能完全履行,并给另一方造成经济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根据常学红、石纪美提供的出勤记录表,常学红、石纪美在双方发生争议前均存在调休情况。2016年4月15日、2016年4月26日,群发公司与案外人深圳市优萌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萌公司)分别签订两份《购货合同》,约定群发公司应在2016年5月15日将所购货物运交指定码头。在2016年5月14日上午已完成大部分产品检验的情况下,因常学红、石纪美拒绝下午继续进行检验工作最终导致交货迟延。优萌公司按照合同约定向群发公司索赔,后经协商优萌公司同意最终扣除货款12万元作为违约金。

2017年8月28日,群发公司向扬州市邗江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委于2017年8月29日以材料不齐备为由作出不予受理通知书。

一审法院认为,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应当按照劳动合同的约定,全面履行各自的义务。本案双方争议的焦点是常学红、石纪美是否应对群发公司因交货延迟产生的损失承担责任,对此,该院认为,常学红、石纪美对上述损失的产生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责任,理由如下:首先,结合群发公司与常学红、石纪美劳动合同中约定的加班加点规定,以及出勤记录表中调休的记录,可以确定常学红、石纪美此前已经同意群发公司可以根据生产任务安排加班加点(当然常学红、石纪美有权要求调休或者由群发公司支付加班加点工资)。其次,在加班之后进行调休已经通过双方的实际行为确认为劳动合同的组成部分的情况下,即使群发公司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加班安排已经与工会协商一致,考虑到常学红、石纪美此前均同意加班的事实,群发公司有理由期待在生产任务紧迫时常学红、石纪美会同意群发公司的加班要求,而常学红、石纪美在明知生产任务紧迫的情况下依然选择拒绝加班,其对于因此造成的损失即使不是故意所为,至少也存在重大过失。再次,本案群发公司因迟延交货导致的损失总体上说属于企业的经营风险,应由群发公司自身承担相应责任,但考虑到常学红、石纪美作为按时履行交货义务必须的检验工作人员,在群发公司生产任务紧迫且可以通过安排调休等方式维护常学红、石纪美合法权益的情况下,常学红、石纪美依然拒绝加班,对用人单位可能面临的风险听之任之,毫无半点主人翁意识,其对因此产生的损失负有一定的过错,故应当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最后,结合常学红、石纪美的收入水平、用人单位的管理疏漏以及造成损害的程度等因素,一审法院酌定由常学红、石纪美对群发公司的损失承担15%的赔偿责任,即18000元。

综上所述,群发公司的部分诉讼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九条的规定,判决:一、常学红、石纪美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扬州群发换热器有限公司共同支付赔偿款18000元;二、驳回扬州群发换热器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0元,由常学红、石纪美负担。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供新的证据。

二审法院认定事实:原审认定的基本事实无出入,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因劳动者本人原因给用人单位造成经济损失的,用人单位可以按照劳动合同的约定要求其赔偿经济损失,但用人单位应当举证,证明双方存在赔偿损失的约定、劳动者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的行为、用人单位实际产生损失、损失与劳动者的过错行为有因果关系。本案中,群发公司诉请常学红、石纪美赔偿迟延交货损失12万元所依据的事实是常学红、石纪美拒绝加班,未配合完成涉案产品的检测工作,过错程度重大,但群发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对劳动者有管理与指挥的职能,其与劳动者的法律地位具有不对等性,应当承担一定的经营风险。案涉产品迟延交货导致的损失属于企业的经营风险,应由群发公司自行承担。群发公司主张损失与其经营风险无关,常学红、石纪美需承担惩罚性违约责任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依法不予支持。一审法院结合常学红、石纪美的收入水平、用人单位的管理疏漏以及造成损害的程度等因素,酌定常学红、石纪美承担15%的赔偿责任,鉴于常学红、石纪美在一审判决后并未对此提出上诉,故本院二审对一审法院的判决结果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群发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群发公司负担(已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孙建瑢

审判员   韩 冰

审判员   叶 露

二〇一九年七月十五日

书记员   陆昱玥

(判决书来源:腾讯网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