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白伞伞 上海市东高地律师事务所

笔者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在网络上看到了有人问这个的问题,未多加思考,笔者直观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四十六条第一项之规定,用人单位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金。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应包括未及时缴纳、未足额缴纳以及未按法定项目缴纳等多种情形。故公司未足额缴社保,员工被迫离职可以要求经济补偿金。但问题下面其他同行回答说此种情况不属于劳动者解除劳动关系法定事由,不可能有经济补偿的,且这是确定的答案。因对方如此确定,笔者又未做深入调查,故本着为自己答案负责的想法,笔者决定研究一下这个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四十六条第一项之规定,用人单位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金。故问题的关键是未按实际工资数额缴费算不算“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

从文义解释看,“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应当包括“未缴纳、欠缴、未足额缴纳”等情形。《劳动合同法》和《社会保险费申报缴纳管理规定》已对如何缴纳社保做出了明确规定。依照有关法律、法规,用人单位本应负责缴纳各项社会保险费用,并负有代扣、代缴本单位劳动者社会保险费的义务。不过,基于现实的考虑,很多地区法院对“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进行了限缩解释,尽可能引导劳动者不会因为缴费基数问题而解除劳动合同,避免劳动关系的大范围波动。

如广东高院2008年发布的《关于适用<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劳动合同法>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北京高院在2009年发布的《关于劳动争议案件法律适用问题研讨会会议纪要》中都明确指出,劳动者以用人单位未足额缴纳或欠缴社会保险费为由请求解除劳动合同并要求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补偿金的,不予支持。两地高院认为:员工只有当公司存在未缴纳社保或未按照当地规定的险种建立社保关系的情形下才可以解除合同主张经济补偿金,如果公司仅仅是未按照工资基数缴纳的,不支持员工解除合同获得经济补偿金。可见司法机关在用人单位普遍违法的现实情况下,为了“和谐劳动关系”,降低劳动争议数量,迫不得已做了妥协。

当然,也有地区直接规定公司未足额缴费的,支持员工解除劳动合同并获得经济补偿金。

比如《天津市贯彻落实劳动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五条就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按照法律规定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因用人单位原因导致未缴纳或未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劳动者可以依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解除劳动合同,并要求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补偿。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的裁判指引》的说明中明确指出用人单位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既包括用人单位根本没有按法定险种为劳动者建立社会保险关系,也包括用人单位没有按法定标准或法定期限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并指出与广东高院不一致之处,优先适用本院相关规定。

当然同一省市不同法院对这个问题的认定也各不相同。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在(2015)苏审二民申字第00705号裁定书中指出:永丰余公司未足额为袁晓红缴纳社会保险费,属于未依法缴纳社会保险费的情形。而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在(2016)苏0115民初267号判决书中写明:原告主张被告未足额缴纳社保,要求解除劳动合同,并据此主张经济补偿金,无法律依据。

广东王耀荣诉先浩公司一案,深圳中院经审理认为:公司确实存在未按王耀荣实际工资标准足额缴交王耀荣社保费用的情况,且经王耀荣提前一个月通知仍未纠正,未为王耀荣补缴两年内的社保费用不足额部分,故王耀荣以此为由提出解除劳动合同符合用人单位应当支付劳动者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的情形,公司应支付王耀荣解除劳动经济补偿。广东高院在之后的再审判决中,明显是不赞同深圳中院该意见,认为《深圳经济特区和谐劳动关系促进条例》第十五条中的“用人单位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不能理解为包括“未足额缴纳”的情形,撤销了深圳中院的判决。

笔者认为,不同的裁判观点表明了不同法院对于审理该类案件的不同利益平衡,但为维护“和谐劳动关系”而向违法单位妥协,这种法不责众的做法显然有违立法本意。虽然劳动合同法及其实施条例均采用“未依法缴纳”的说法,并未明确是否必须“足额”缴纳。但《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若干规定》第二十四条规定,职工在认为用人单位有未按时足额为其缴纳社会保险费等侵害其社会保险权益行为的情况下,可以采取相关措施。这充分体现了立法中对未依法缴纳的理解包括未足额缴纳。

来源:无讼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